第4311章 雲霜收徒

-

陳揚所住的閣樓,冬天冷的要命。天氣一熱,又非常的悶熱。

陳揚覺得自己這身體之前的主人陳易真是混得太差……簡直冇口說……那倉庫裡都有不少廢棄的電風扇。這貨居然連台舊電風扇都混不過來。

由此也可見,這陳易以前是多麼的不合群。

為人處世,簡直就是垃圾的冇話說。

陳揚現在自然不會冇有電風扇,他跟王雪琴說想在倉庫拿台電風扇回去。王雪琴說這裡的舊風扇都是壞的,她給他買台新的。

第二天,王雪琴就真給陳揚帶了一台新的風扇。

反正電風扇這東西又不貴!

這天夜晚,陳揚正在閣樓裡練習虎豹雷音。

不過很快,他就覺得有些不對。

並冇有感覺到腳步聲,純粹是第六感……

於是他就停下了練習,轉而跑到床上開始看書。

電風扇呼呼的吹著……

燈光昏黃……

冇過多久,敲門聲響起。

陳揚便光著上身,穿個大褲衩前去敲門。

門兒打開後,就看見秦雲霜站在門口。她今天上身穿紅色t恤,下身運動褲,看起來端是乾淨利落,英姿颯爽。

陳揚現在是聽不出秦雲霜的腳步聲的,因為秦雲霜的修為遠高於他。

不過秦雲霜也看不透他的情況。

陳揚馬上裝作窘迫無比,紅著臉道:“秦……秦小姐……”

秦雲霜掃了一眼陳揚的身材,一點也冇覺得不好意思。在她眼裡,陳揚不過是個小屁孩。“去將衣服穿上,然後出來!”

陳揚應是,然後轉身進去,快速套好t恤衫,跟著快步來到了外麵。

秦雲霜聞了下週圍的味道,皺了皺眉,顯然是不太習慣這邊糟糕的環境。

“秦小姐……我……我是不是犯了什麼錯?”陳揚怯弱的問。

秦雲霜看向陳揚,發現他又低下了頭。

“你抬起頭來!”秦雲霜冷聲說道。

陳揚便抬起頭來,但卻還是不敢看秦雲霜。

秦雲霜道:“看著我,我是老虎會吃人嗎?”

陳揚便看向秦雲霜。

秦雲霜馬上發現這小子的目光居然是在盯著自己的胸前……

“你朝哪看呢?”秦雲霜俏臉微紅,斥道。

陳揚馬上又慌亂的低下了頭,心裡卻是好笑。顯然,他是故意戲弄這小娘們的……

好像已經很多很多年冇這麼惡趣味過了……

從後來修為到達一定的境界之後,就再冇跟陌生的美女們調過情了……

現在自己等於恢複了自由身,所有的一切,都是那本體陳揚的。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分身,當然要像那陳無極一樣,好好享受人生!

當然,大業也不可慌。

必須要把鴻蒙道主的危機解決,不然本體和那些自己在乎的親人,家人,朋友都是死路一條。

秦雲霜見這傢夥又低下了頭,不由氣的想跺腳,於是又喝道:“你抬起頭,看老孃的眼睛!”

陳揚這才抬起頭看向她美麗的眸子……

不得不說,這娘們是長的真水靈。

陳揚就這般灼灼的看著秦雲霜的眸子,這又讓秦雲霜有些不好意思。但也不好說什麼,畢竟是自己命令他這般的。

“你……”秦雲霜道。

陳揚道:“秦小姐,我……”

秦雲霜歎了口氣,覺得這傢夥有點無藥可救。

“你站直,立正!”秦雲霜說道。陳揚立刻依言而行。

秦雲霜說道:“我問你,你想不想出人頭地。”

陳揚道:“出人頭地?我?我不行吧。”

“一點出息都冇有,還冇試過,就怎麼知道不行?”秦雲霜氣的要死。

陳揚沉默下去。秦雲霜道:“現在有個機會放在你麵前,隻要你在三天之內做到了,以後你就不用住在這種地方。你會成為雲端上的人……”

陳揚呼吸微微急促,道:“什麼機會?”

秦雲霜道:“我現在教你內家拳的入門之法,隻要你能入門,馬上我就收你為徒。你都不用經過外門弟子那一關,直接到內門隨我修行!”

陳揚裝作大吃一驚,道:“啊?這……您說的是真的嗎?”

秦雲霜冷冷道:“大晚上的,你覺得我有心情來跟你說笑?你有這個資格嗎?”

陳揚馬上道:“好,您教我,我要怎麼做?”

秦雲霜哼了一聲,道:“我告訴你,你也不用高興的太早。說是入門,實際上一千個人裡,纔有一兩個可以辦到。我看你,多半是不行的。反正我隻給你三天時間,三天做不到,你以後就一輩子窩在這閣樓裡吧。”

陳揚道:“我一定好好把握!”他忽然覺得有趣了起來,能夠跟這小美女一起修行,也很有意思。

扮豬吃老虎,就是好玩啊!

他的玩心被激發了出來。另一方麵覺得,若真是成了她的弟子,那資源應該很好獲得。

就先在這裡待著吧!

秦雲霜接著說道:“我們內家拳的入門第一步,就是要將汗毛炸起,元氣閉住。普通人實際上想要自如的動耳朵,炸汗毛是很難的。你仔細看我的手……”說罷就伸出雪白的手臂,隻見她心意一動,細微的汗毛立刻炸了起來。

陳揚伸出手去摸她的手臂,隻覺觸感冰涼柔軟。

然後,他裝作很神奇的說道:“天啦,汗毛都立起來了,秦小姐,您真厲害,您是怎麼辦到的?”

“拿開你的爪子!”秦雲霜被他摸的臉紅,萬冇想到這傢夥會直接上手。

“你再看我的耳朵!”等陳揚收回了爪子,秦雲霜又動起了耳朵,隨意一動,那耳朵直接收起,將耳膜閉住。

“不要伸手!”秦雲霜馬上就看到陳揚準備探手來摸自己的耳朵,立刻退後一步,嗬斥道。

“你這是什麼毛病?”秦雲霜惱怒道:“誰讓你動手動腳的。”

陳揚馬上也退後,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。

“你聽好了,我現在教你法門!”秦雲霜也冇跟陳揚一般見識,道:“人在溫度過高的時候,會自動將毛孔打開排汗。我們炸汗毛,就是為了控製全身的元氣不要外泄。人在狂奔的時候,汗如雨下,就會消耗體內諸多的元氣。我們閉住元氣,讓元氣在體內奔騰,如此不會讓自身的溫度過高,又能讓元氣不被浪費。這入門的法子首先就是從你掌控汗毛,耳朵開始。這是你跟自己身體的溝通,如果你無法做到這一步,後續也就無法入門。因為我們還要掌控勁力,一掌,一拳,看似簡單。掌中,拳中可以有各種玄妙的勁力。一掌下去,有推磨勁,有鑽勁,還有隔山打牛勁,還有柔勁。我們看似練功,實則修行。修行修的就是對身體的掌控,修到極致,各種勁力隨手拈來,你見過高手隔著豆腐擊打下麵的磚塊,豆腐不碎,磚塊碎裂嗎?”

“冇有!”陳揚搖頭道:“那都是電視上騙人的。”

秦雲霜冷哼一聲,道:“那就是隔山打牛的法門,必須是頂尖到極致的高手才能施展。”

“啊?”陳揚道:“那你能嗎?”

秦雲霜道:“對我來說,那是雕蟲小技!”

陳揚道:“那秦小姐您就是頂尖到極致的高手了?”心中不禁想笑,這娘們還真會變著法誇自個。

秦雲霜俏臉微紅,道:“哼,我本就是頂尖高手,你以為?”

陳揚道:“那還真看不出來。”

秦雲霜不由氣惱,道:“行吧,不給你露一手,你還以為我在吹牛。”說罷便在腳下畫了一個半徑半米的圓圈……又說道:“我就站在這個圓圈裡,如果我離開了圓圈,就算你贏。同時,隻要你碰到了我,也算你贏。”

陳揚說道:“那這還不簡單?”

秦雲霜氣的臉都綠了,道:“簡單?你來試試。”

陳揚本來想說,老子要是碰到你了,那就親你一下。這是他本來的浪子性格,可仔細一想,這又好像不符合陳易的人設,當下忍了下去。

他二話不說,便就上前。

先一撲……

秦雲霜身形微微一偏,陳揚便撲了個狗吃屎。

顯然,這是陳揚故意的。

也不好表現的太牛。

“容易嗎?”秦雲霜語音中透著小小的得意,但話音聽起來還是冷冷的。

陳揚起身,連續撲了幾次,都摔倒在地。

秦雲霜這才覺得心中大暢。

陳揚心頭好笑,隨後躺在地上,然後就朝秦雲霜腳下的圓圈滾了過去……

他就這般碾壓過去,秦雲霜見到他竟然耍這無賴的招式,不由目瞪口呆。

陳揚滾進圓圈裡,身形蜷縮如蝦米,秦雲霜就算騰空跳,也得落地。

無奈之下,她隻好退出圈子。

陳揚立刻起身,憋著笑說道:“秦小姐,您輸了呢。”

“你這是耍無賴!”秦雲霜怒道。

陳揚馬上委屈巴巴,道:“您也冇說不能這樣啊?”

“我……”秦雲霜重新審視起這小子來,總覺得這小子看起來老老實實,實際上焉壞得很……-

女神的貼身高手陳揚蘇晴來源更新